距百年老店尚有81年,
我们慢慢走、笨笨做,时间看的见!
禾 泉 公 众 号

王青 | 菊花脑

QQ图片20190926152813.jpg


作者简介

王青,安徽省作家协会理事、蚌埠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、秘书长。著有散文集《女儿藤》。

微信图片_20190926153151.jpg


  我在风雨交加中东寻西找。前不久去过的禾泉那片菊花田,竟在雨幕中神秘地隐了身。我就像那个重返桃花源的武陵人,终究还是在一片迷蒙中迷失了方向。

  我是要去采菊花脑的。前几天看到禾泉小镇的公告,说菊花脑已吐露嫩芽,采摘尝鲜正当时。耐不住这诱惑,顶风冒雨还是去了。其实就算找到了,满地的泥泞也根本无法下脚。我只好接受了庄主的盛情馈赠,转头去拿那一包已采好的菊花脑。少了一个劳作的过程,总令人觉得不够尽兴。“采”是我们与植物最亲密的相握,也是植物与我们人类的最后交流。去采菊花脑也可以算是采菊东篱吧,读过几句陶诗的人,总是矫情地把一些寻常不过的举止,赋予了一种超乎烟火的诗意来。

  菊花脑是一种不起眼的蔬菜,蚌埠这里吃的人并不是太多,有点偏小众非主流,不像大路的青菜萝卜那么寻常。菊花脑的形状与菊并无二致,据说还是菊科草本野菊花的近缘种。所以在我的眼里,它就有了高于日常生活的审美。在暑热的天气里拌上一盘菊花脑,精神的需求便比胃口的需求更近乎急切些。

  星期天的中午,我在厨房里挥汗大战,先是做了一道薇菜腊肉,大别山的薇菜红烧长沙的熏腊肉,味道十分经典,只是样子不甚好看,乱糟糟的就像湘淮两军鏖战后的战场。其实餐桌上的学问和世间别的学问没啥分别,大江东去的铜琵铁板之后,必定要有红牙檀板这样柔曼的情调去化解。如同战争片中及时地穿插上一段田园或爱情,突兀也罢,总有值得存在的理由,就像我临时决定做的这盘凉拌菊花脑。

  凉拌菊花脑先要把洗净的菊花脑用开水略烫一下,脱去些青涩,才能将它内在的气质释放出来,然后再像铁匠淬火一般,在冰凉的纯净水里把它过水一遍,就可以最大限度地保持它的青碧色泽。然后切碎,洒上少许盐和白糖,醋当然要白醋的,麻油最好别用,那香气略有些霸道了,恐抢了菊花脑的风头,橄榄油倒可略用点。最后还要用素白无花纹的瓷盘去盛,才能将菊花脑的色泽映衬得最为好看。 菊花脑的吃法很多,除凉拌外,可蒸可炒,胃热心烦的时候,就做个菊花脑鸡蛋汤。菊花脑娇嫩,一定要等水开后再放入锅,随后打入蛋花,加少许盐即可。那一水的青碧如濯,如染,黄黄的蛋花宛如菊花绽开来,一幅秋景图立马呈现在盛夏中。

  即便未曾入胃,那浓郁的菊香已越过齿颊,漫洇到每一寸的毛孔了。吃腻了荤腥,美美地抿上一口菊花脑汤,那沁含菊香的凉意就在体内“哗”的一下漾开了,真正的神清气爽。烟火喧腾的尘世也因此多了几分宁静悠远的况味。

  以前我总觉得“菊花脑”这个名字不够贴切,觉得要是叫“菊花瑙”似乎更雅意些。瑙,是玛瑙的瑙,碧绿的玛瑙真的很像它绿茵茵的叶苗。不过如今我转念一想,“菊花脑”这名字真的不错,脑,头脑的脑,这是一种让你清热去火、醒脑明目的植物。



安徽禾泉小镇 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,找到你喜欢的旅程!祝你有一个美好的旅途
在线客服
 
 
 
 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日 :8:30-17:30
 联系方式
客服热线:0552-2881562
邮箱:117345477@qq.com